为你选书|《未竟之业》职场与家庭,女人为何一定要二选一

最后编辑于 2020-06-15
247 95 435

女人迷,透过身为「母亲」会经历的各种角色经验与课题,细看女性从青春期到为人母的烦恼、成长与自我觉醒。

我的引爆点相当极端,而且也算得上可以预期:接下一个在外地、充满高度压力的工作,把两个青春期的孩子留在家里。儘管如此,我还是没有预期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句陈腔滥调一样,究竟是哪根稻草,不到最后你都不会知道。每个家庭的状况都不同;有些女人可以轻鬆处理的状况,可能对另一些女人来说却是极其沉重;而有些女人则根本不会碰到引爆点。重点是,在工作与家庭这个原本就不稳定的翘翘板上,任谁都有可能随时一不小心,就把过多的重量放在其中的一端,而造成失衡的倾覆,结果通常就是女人留在家里照顾家人,而男人负责养家活口。

为你选书|《未竟之业》职场与家庭,女人为何一定要二选一
图片|来源

听听这位我在一家受到高度推崇的银行演讲时所遇到的年轻女性怎幺说吧。琳达,我这幺称呼她,之后写了一封信来,告诉我她在我的演讲之后没几天,就碰上了她的引爆点:

琳达在工作上其实有很多弹性的选择,但她依然遭遇到了这个引爆点。不过,对其他许多女性来说,这个引爆点却是来自于工作场所的僵硬限制与无法变通。她们并非自愿放弃工作;是她们的老闆拒绝让她们拥有家庭与工作相互配合的可能性。潘蜜拉.史东(Pamela Stone)在她的着作《选择离开?女性离开职场进入家庭的真相》(暂译;Opting Out? Why Woman Really Quit Careers and Head Home)中,称这个为「被迫的选择」。她写道,「拒绝让女性兼职工作,并将她们资遣或是调职」的作法,会把最有事业野心的女人都赶出职场。(推荐阅读:妈咪的斜槓人生|每个妈妈都在过斜槓人生,却不是能写在履历表上的那种)

凯莉.郭柏格(Carey Goldberg)是位才华洋溢的记者与作家,她在《纽约时报》有份前景相当看好的工作,她谈起自己为了说服《纽约时报》让她不做全职员工,改为一週工作三天的兼职记者所做的种种努力。没有一样行得通;要嘛就是继续留下来做全职员工,要嘛就是纯粹当个自由记者,按照每一篇报导领取微薄的稿酬。于是她把工作辞了,在《波士顿全球报》找到了一份每週工作三天的工作。「要离开地位崇高的《纽约时报》真的让人十分伤心,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这个决定。唯一的遗憾就是我居然做出这个决定,我得面对如此毫无转圜余地的二择一选项。」郭柏格如此写道。现在她有一半的时间在波士顿 WBUR 电台的大众健康部落格担任共笔的工作。

还有更多类似的故事。我认识的一位维吉尼亚州的年轻女律师被邀请出任公司法务长一职,她考虑后认为自己可以接下这份工作,但唯一的条件是一个星期能有一天在家工作,这样才能陪伴自己的两个孩子。但她的雇主拒绝了。还有另外一位女性写道:

一位我在推特上的朋友回覆了郭柏格的故事:「一定有什幺比挺身而进或是抽身而退更好的办法。」

为你选书|《未竟之业》职场与家庭,女人为何一定要二选一
图片|来源

另外一种定位这个议题的方式就是,当妳拥有强大的家庭支援系统能够满足需要密集照护的家人,同时在工作上也拥有相当大的弹性时,妳就能够挺身而进。想想简单的物理原理就好了。想像一棵弯身靠近水面的树,或是一名只用脚尖站立的芭蕾舞者,如果在无法维持平衡(稳定基础的力量,也许是舞伴支撑住妳的那只手)的状况下倾身向前,妳一定会翻覆。(推荐阅读:中国性别观察:女人「兼顾」的是谁的一切?)

而这样的支援系统对全美国的四百二十万女性来说更是至关重要,玛丽亚.施莱佛(Maria Shriver)形容这些女性是「活在边缘的女人」。这些女人活在贫穷的边缘,「只差一件事情引爆,比如收到医疗帐单、薪水迟发,或是车子抛锚,她们就会落入倾家蕩产的深渊之中。」

翻覆,对这些女性来说,意味着她们无法再继续好好照顾她们的孩子——大约两千八百万名儿童,以及其他仰赖她们生活的亲人。她们通常已经身兼两份工作,而且得忍受工作上太大而非太小的弹性,因为许多低薪工作无法保证一个星期能有多少固定工时。她们需要能支付合理薪资的稳定工作,如此才能为不时之需存下一笔钱;也才有机会找到负担得起,而且品质也够好的托育中心及学龄前教育系统;在孩子或其他需要她们照顾的家人生病时,能够承受得起请假这件事;同时也能够为她们所做的照护工作得到认同与尊重。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
申博太阳城_ag亚洲非同凡响|海量的数据网站|城市生活消费门户|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大型银河游戏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月博最新地址